欧冠

邓海建改革成本借口不能没有边界编制

2020-11-17 18:3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邓海建:“改革成本”借口不能没有边界

超编已成中国机构改革中越来越尖锐的社会命题。实地调查发现,湖北省武穴市教育局核定编制54人,实际在岗75人,还有40人“退二线”,基本不用上班。武穴市教育局局长王卫平说:50岁的人退二线,的确是一种资源的浪费,“我当时就认为这也是改革的成本”。(7月9日《京华时报》)

“我当时就认为这也是改革的成本”。我不认为这是托词或反语,恰恰相反,它反映了基层权力者对改革成本的一种习惯性偏见与误读。在社会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只剩下“硬骨头”的今天,如果没有对改革成本的廓清,改革的路径与执行都容易在某种利益怪圈下直接“跑偏”。

首先,是不是所有的改革都要垫付巨大的社会成本、所有的所谓“阵痛”都是改革绕不开的门槛?好的改革与坏的改革都会有个成本问题,也都可能历经阵痛,但我们不应忽略改革收益。如果绕开收益谈成本,所有失败的改革都可以因为“阵痛”而被美幸好临场发挥的还不错化。比如武穴市教育局的改革:人员流动固然是改革,但财政为此担负双倍负担,这样的成本有多大意义?这种改革的“收益”就是直接增加了吃空饷的人数,至于培养年轻人云云,可以忽略不计。

其次,是不是所有必要的改革成本都要由部分人承担、应不应防止善意的改革也会出现成本转嫁的可能?譬如市场化,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最需要走向市场的资源能源产业,迟滞拖沓,最需要公共保障兜底的教科卫等,却一直在市场潮头冒险。

其三,改革成本能不能以牺牲话语权的形式满足形式上大局的利好?譬如武穴市教育局的这种改革,超编近乎一倍,谁定的政策、经过怎样的博弈、财政如何“近水楼台不知月”……这些问题,都指向其内部改革的透明性与公正性。改革总是要成本的,而成本不精心制作出这款堪称终极典范的机车夹克。简约的剪裁和哑光金属件透出优雅气质。建议从头到脚搭配一身黑色装束应成为牟取部门私利的无边界的借口。

年轻人认知功能下降是怎么回事
TX营养
早期阿尔茨海默病能治好吗
神经性皮炎抓破又疼又痒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