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煤电暗战背后-利益的冲撞与分化

2019-10-09 00:45: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煤电双方对峙和顶牛,未必代表双方就是敌人。实际上,双方都不止一次地告诉记者,订货会之前已经谈了一两个月了,且多年在酒桌上的觥筹交错,让他们个人之间早已是朋友了。

不过,每年的价格谈判涉及双方企业的实际经济利益,因此,每年订货会,双方少不了秣马厉兵、剑拔弩张、密谋结盟,又少不了妥协、“背叛”。

煤炭阵营如何突破

订货会伊始,在福州煤炭会场,煤炭行业就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内部会议。在煤炭运销协会组织下,两大煤炭央企和各省煤炭工业局的有关负责人,还有大量煤炭企业代表济济一堂,共商谈判大计。

很明显,煤炭企业已感受到困难的存在。神华分了四个会场来谈判,定下原则:量价一起签。中煤表示,今年形势不容乐观,只能慢慢一步步走。山东煤炭工业局负责人早已预言,“这七天谈不完。”

煤炭小省吉林明显感觉到压力。吉林煤炭工业局负责人在会上非常激动,“今年吉林煤炭成本上涨53元,增值税提高12到15元,环境保障基金提高10元左右,资源税将上涨,可持续发展基金今年提高成本15-30元,这些政策因素导致成本总共升50元/吨了。对于已上涨的价格,不能降,要保,最少要把提高的4%增值税拿回来。”他说,“要加强区域联合,五大电力集团已变成了联合垄断,煤炭为什么不能区域联合?比如东北三省和内蒙加入进来,形成一种结盟机制,形成一致对外的拳头。我就不信就电力说了算!”

煤炭运销协会领导显然看得更远更深。这位领导在总结发言中表示,“煤炭企业不应该拿成本上涨来抗辩,这不是市场经济的理由,市场经济只认供求关系决定的价格。反对‘以产量增加来保持利润不变’的错误决策。”

而且,从后来的情况看,其化整为零的战略指导显然对这次福州会议起到了很大影响。“电力也不是‘铁板一块’,煤炭企业应该化整为零,能谈下来就谈,能突破多少就突破多少。五大集团毕竟只是占一半的电煤用量,还有其他一半呢。要紧紧依靠地方政府的帮助,以化整为零的手段来解决问题。”

电力阵营为何分化

这次电力企业的死守无疑比任何一次都坚决。正如一位中电联专家所说的,巨额亏损使得电企比任何一次都团结。“我们坚决跟随五大电力集团。”华润电力人士称。

不过,这种团结恐怕主要在五大集团层面上。尽管五大集团咬定降价不放,但是,其他地方能源集团中粤电力与浙能却最先妥协。这对于神华来说,既涨了价,又在对“五大”的谈判中先声夺人,占据了很大的判断优势,形势明显朝煤炭企业移转。对电力阵营的这一分化无疑是煤炭方面的一记妙招。

“有量无价”何以盛行

记者在现场采访中注意到,煤电双方在谈判桌背后更多的是对合同执行的相互指责。“虽然签订了合同,但电力却不一定执行。”在福州大饭店举行的华东煤炭销售联合体会议上一位负责人激动地说。

“经验告诉我们,如果电煤实际价格跌了,电厂会取消合同从市场买煤,或者不按合同价结账而是按市场煤价结账;相反,如果电煤实际价格上涨了,电企又会以合同为依据按合同价结账。所以煤企不能主动降价,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明年下半年煤价可能上涨时,煤企能少吃些亏。”该负责人说。

而在福建外贸中心酒店召开的电力分会场上,电力企业也正抱怨着煤炭企业“撕毁合同”的昔日恨事。“就在今年,山西某煤企百般推脱不执行合同,不断提高煤价……”几位电力企业人士说。

“说实话,无论是电力企业,还是煤炭企业,都有撕毁合同的事件发生。”煤炭运销协会一位权威人士向记者坦言,这无疑增加了双方的不信任。实际上,形同虚设的合同正是煤电双方的“症结”之一,也是“有量无价”合同横行多年的原因。

煤电之争根源何在

一位大型煤企负责人分析说,突如其来的经济危机,使电价上涨成为泡影,且还有下调可能,为此电力企业以此力争降低煤价。

然而,与此同时,“资源价格改革是大势所趋,唯有如此才能改变以高能耗为代价的产业发展模式,实现产业转变升级。”一位国有煤炭大企业老总私下表示,在近日财政部举行的会议上,煤炭、有色等矿产资源产业老总们对此都非常有共识,但这无疑会增加包括煤炭企业在内的资源类企业的成本。

同时,自明年1月1日起,煤炭增值税由13%上调到17%,“煤炭企业想提高价格也可以理解的。”他说。

但是,“电价没有市场化,煤炭完全市场化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华能某地方电厂总经理直言。

此外,从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角度,电企领导人也不得不掂量一下业绩考核对自己的影响。

说到根本,市场煤计划电才是根源。因此这也给要求政府介入提供了最合理的理由。如果这次煤电矛盾最终无法缓解,政府一改初衷进行干预,似乎也并不令人意外。

潍坊治疗白斑病费用
长治治疗男科费用
聊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潍坊治疗白斑的医院
长治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